奥利佛·温德尔·霍姆斯

大约是在1986年,一位华裔学者在西南政法学院举办讲座,讲座规模不大,听讲的人不算多,只装满一间小教室。那时对法学还懵懵懂懂的我,印象殊深的是这位学者说过的这样一句话:在美国,最受尊重的职位并不是总统,而是联邦最高法院的官。

的确,在美国,人们对电视出镜率最高的现任总统总是极尽嘲讽挖苦之能事,以总统为讽刺目标的政治漫画铺天盖地,习以为常,“犯上作乱”之徒不但不被“锦衣卫”拿下,还用这些讽刺作品混碗饭吃,这种不崇拜权势的国家有没有前途,不问可知。

对法官,却不大见到这些讥讽嘲骂,美国人对法治的信心,部分体现在对法官的信任上。美国法官受到尊崇,的确值得我国同行艳羡。

在倍受尊崇的美国联邦官中,奥利佛·温德尔·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1841—1935)更是显赫人物,有人甚至称他为“现代美国法律精神的基石”。

1902年8月3日,美国总统罗斯福任命美国法学家奥利佛·温德尔·霍姆斯为联邦最高法院官,接替病中的官葛列。霍姆斯是现代实用主义法学的创始人,1866年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杰米-卡明1867年取得律师资格,此后15年在数家律师事务所从事律师工作,奥利佛其间主编了詹姆斯·肯特官所著《美国法律评注》第12版。1882年8月他担任麻萨诸塞州最高法院法官,1899年成为该法院的首席法官。就任联邦最高法院官后,他一直任职30年,直到1932年以91岁高龄退休。他的去世,是二十世纪的国际重大新闻之一。

1936年郑竞毅、彭时所著《法律大辞书》之补篇,介绍霍姆斯当时翻译的中文译名为“荷姆斯”,现在也有译为“荷马”的云:“美国法律家。一八四一年生于波士顿(Boston),曾出征南北战争,为陆军中校。一八六六年肄业于哈佛大学(Harvard U.)修法律。充律师。任母校宪法及法律哲学讲师,甚久。其所持法理学之意见,以社会生活为基调。八二年任法律教授,同年任麻萨诸塞州高等法院推事。其判词识见卓越,文章优美,有超群拔萃之观,著有《习惯法》(The Common Law 1881)《法学论丛》Collected Legal Papers 1920、《荷姆斯推事关于判决上不同之意见》Dissenting Opinions of Mr. Holmes 1929等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digitalpictureforum.com/,杰米-卡明

据说霍姆斯“热爱女人和美酒,而且是社交界中的闻人”,这使他更富有人情味,后人也可使从中领略他的独特个人魅力。我记得在一本英文书中曾读偶然到霍姆斯与一位中国法学者的交往,当时想译出这个章节,一忙就搁下了。那上面记述他给这位中国的后生一些有益的指点和建议,现在写文章谈霍姆斯,正好可以拿来隆重介绍一番,国人读来必感亲切有味。不料一时却找不到这本书了,只好留待将来再弥补。

霍姆斯的学说给后世影响很大,他的不少名言隽语为后人所熟悉,如:“一个罪犯逃脱法网,同一个政府非法的卑劣行为相比,罪孽要小得多。”“法律的生命从来也不是逻辑法律的生命是经验。”“真理的最佳测验是在市场竞争中,欲让真理被接受的思想能力。”“唯一受有权力者珍视的便是权力;一般人珍视的却是命令。”“律师花了许多时间喷烟。”“用法律确定夜与昼、幼年和成熟以及其他极端相对的事物时,必须确定分别的点和区分的线……这点和线似乎有些武断……但在没有准确的数学或逻辑方法而仍必须划定点线时,除非我们能说法律上的决定是过于宽广的界限,否则仍必须接受它。”这些都是霍姆斯的名言,它们出自一个充实而智慧的灵魂。

我国学者也经常引用这些名言,不过,据谨慎乐观的估计和敏锐冷静的观察,这些热衷引用霍姆斯名言的学者几乎都成不了霍姆斯那样的大学问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